搜索:
     
    黄山赤子
     
    作者:金俊 发布时间: 2015-11-19 11:14:09
     
     

      在摄影家的圈子里,一提到张永富,几乎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说出一个关键词“黄山”。现任安徽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、合肥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的他拍黄山已有30余年,作品屡屡斩获大奖,影响可见一斑。


      张永富与黄山的缘分,是从一个现在看来更像是早已注定的“一见钟情”开始的。1983年,他第一次登上黄山就被奇绝的风光深深震撼。以奇松、怪石、云海、温泉、冬雪“五绝”著称于世,并被誉为“天下第一奇山”的黄山从那刻起便常常在张永富的脑海里浮现,他对它产生了深深的向往。1995年,张永富为了能够更专注地拍摄黄山,他放弃了在部队发展的机会,抛开各种杂念,一心向往到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工作,最终得愿。



      天赋对于成就而言就像个毛头小子,因为它需要汗水的积淀才能迎向巅峰。而勤奋则是张永富最显著的标签之一。在黄山的七年里,无论春夏秋冬,阴晴雨雪,他都坚持凌晨三、四点钟起床,背着最重时能达40多公斤的摄影器材攀峰越岭,不惧险阻,只为多发现一处黄山的绝美风光,寻找到最佳的拍摄地点,从日出到日落,久而久之,对黄山的眷恋也是与日俱增。


      拥抱群峰的胸怀何以宽广,因为经历,而经历总是喜忧参半的过程。不懈的坚持拍摄,在那时花费了张永富绝大部分的收入,生活也变得艰辛。而险峻的黄山有奇美,就必有奇险;有奇景,也必有奇特的气候。有一次,他在拍摄黄山时,突然下起了雷雨,三脚架因雷击冒出了火花,就在他刚跑开不远,一个惊雷在原地炸响。然而,这一切外人看起来“堪忧”的经历都被张永富对黄山的深情厚感一一化解,融为一层薄薄的蜜,甜进了回忆。



      张永富的拍摄起点非常高,他在一开始拍黄山时就使用120、4×5、8×10的大画幅胶片相机,使得拍出的作品画质高、层次丰富,将黄山的魅力与气势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
      勤奋之下少不了勤拍,说张永富是拍黄山最多的人,一点不为过。几乎每一次上山拍摄,他都要拍完所有的胶片,满载而归。他所拍摄的黄山底片少说都有6万多张。海量作品中充满了张永富对黄山“每一帧”的解读与深情,阴晴圆缺下的浪漫静默,浩荡云海中的恢弘气势,金光漫射时的雍容华贵,冰雪覆盖时刻的严峻沧桑。黄山的表情与思绪,都定格在张永富的镜头里。



      在不寻常的付出和不停歇的拍摄下,张永富获得了诸多显著的成就。他出版了十余本黄山风光摄影专集,广受欢迎;2007年他一举夺得中国摄影最高奖项——中国摄影金像奖艺术创作类金奖,而其先后已有100多幅作品在国内外影展影赛及各类媒体中获奖和发表,有人称其为摄影界的“获奖专业户”。除了广为熟知的黄山摄影,张永富在纪实摄影领域也颇有造诣。2003年他的社会题材摄影作品《甜饼》一举夺得中国第十届国际摄影展生活类作品中唯一的金牌。



      有人曾赞张永富为“黄山摄影大师”,张永富表示“不敢当”。面对诸多赞誉,从影已有35年的张永富很感谢,但并不因此而满足,因为他深知他的初心与准则,正如他的座右铭——以精湛的技艺服人,用世间的真情感人。

     
    (新闻来源:雅昌艺术网专稿)